分类
外匯交易如何獲利

这是一个经纪人名单

这是一个经纪人名单

日前,经广东省政数局批准同意,广州市海珠区率先推出全国首批“数据经纪人”名单。首批入选的3家“数据经纪人”试点企业分别是广东电网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广州金控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广州唯品会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这3家企业分别涉及电力行业、电子商务、金融等领域,均拥有丰富的社会数据和成熟的运营经验。

数据经纪人主要有三方面的职责:一是受托行权,即数据拥有者可以授权数据经纪人行使权力;二是风险控制,在数据流通交易过程中起到中介担保作用;三是价值挖掘,挖掘数据要素价值,充当数据价值发现者、数据交易组织者、交易公平保障者、交易主体权益维护者等多重角色。

  • 根据“数据经纪人”自身基础及业务范围可划分为技术赋能型、数据赋能型、受托行权型三个类别;
  • 按照企业数据管理能力成熟度等级、信息安全等级保护等级、企业自有(或实际控制)数据规模等条件,以及相关试点企业数据采集和处理是否符合国家相关安全要求等因素,将“数据经纪人”分为三个等级。

数据经纪人vs首席数据官

数据经纪人的概念

2018 年,美国佛蒙特州颁布了《数据经纪人与消费者保护法》(An 这是一个经纪人名单 act relating to data brokers and consumer protection),该州成为美国最早对数据经纪人进行规制的州。《数据经纪人与消费者保护法》中将数据经纪人定义为“收集、出售或向第三方授权使用与该企业没有直接关联的消费者个人信息的公司”。

2022 年 2 月,美国参议院公布的《删除法案》(DELETE Act),将数据经纪人定义为“有意收集或获取与其没有直接关联的个人信息的实体,该实体将这些信息用于:1)向第三方提供服务;2)出售、许可、交易、提供参考或其他向第三方提供个人信息并获取报酬”。

但在一些研究报告中,部分机构曾对数据经纪人给出了较为全面的定义。

例如,经合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在其 2013 年发布的数据市场研究报告中,将数据经纪人定义为“收集并整合个人信息,并将其进行出售以用于各类用途的公司”。类似的,在北约战略通讯中心发布的一份关于数据经纪人的安全调研报告中将其定义为“收集其他公司所收集的数据,并对此加以整合,最后以商业目的出售这些数据”。而在 FTC 于 2014 年针对数据经纪人发布的报告中,将其定义为“从各种来源收集用户的个人信息,并汇总、分析及共享这些信息或信息的派生产物,从而用于产品营销、身份验证或防范欺诈等用途,并以此类业务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公司”,这一定义也被挪威的数据保护机构(Data Protection Agency,DPA)所采纳。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则在其2016年发布的研究报告中综合各种定义以及特征,将其定义为“从数据主体以外的数据源获得数据,并以提供数据和行为预测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公司或其他商业组织”。

此外,对于数据经纪人是否能够构成一个独立的概念,当前也存在一些不同的声音。

例如,在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登记信息中,数据经纪人并非一个单独的类别,而是根据公司的具体业务而归入“数据处理”、“信用报告服务”等具体领域。在欧盟,数据经纪人这一概念亦鲜被采用,取而代之的是信息转售商(information resellers)、数据供应商(data vendors)、信息经纪人(information brokers)、消费者数据分析机构(consumer data analytics)、“数据仓库”(data warehousing)等一系列代称。在欧洲议会于 2022 年 4 月通过的《数据治理法》(Data Governance Act,DGA)中亦未采纳数据经纪人这一概念,而是采用“数据中介服务提供者”(Data Intermediation Services Provider)、“数据合作社”(Data Cooperatives)、“数据利他主义组织”(Data 这是一个经纪人名单 Altruism Organisations)等相似概念。

数据经纪人的类型

数据交易平台

根据中国信通院统计,在 2014-2017 年间,全国各地先后设立了 23 家数据交易所,而截止至 2021 年,国内已经成立了 28 家数据交易所;而随着数据要素市场化的政策支持力度不断增加,北京、广东等地区也掀起了新的数据交易所建设的热潮。此外,相较于政府主导建设的数据交易平台所具有高度的封闭性,京东万象等民间数据交易平台则更为开放,中小企业也能够参与到数据交易当中。

数据银行

数据合作社

类似的,在欧洲议会通过的《数据治理法》中,也对“数据合作社”这一数据经纪人模式进行了规定,但其被称为 “数据利他主义组织”(Data Altruism Organisations)。DGA允许此类组织基于科学研究、医疗保健等公共利益的目的,将经过个人同意而提供的个人数据以及非个人数据用于机器学习、数据分析等用途。但与一般的数据合作社不同,此类组织的公益性质更强,其并不需要向提供数据的个人给予利益的回报。而Driver’s Seat、Fairbnb以及Data Worker’s 这是一个经纪人名单 Union等数据合作社则相反,其将个人数据提供给第三方的同时,需要向第三方收取费用,并将其收入分配给数据提供者或向数据提供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不同的数据经纪人所采用的运营和管理模式并不统一。但其中较为主流的是由购买了数据经纪人组织所发行的股份的会员进行管理,例如瑞士的MIDATA在其章程中规定,每个会员都需要购买一份其发行的股票证书,而MIDATA的重大事项将由这些会员所组成的会员大会进行决定 ;类似的,要成为欧洲的健康数据合作社(Health Data Cooperative,HDC)的一员,个人必须一次性支付一笔会员费,而会员们有权以一人一票的方式对HDC的事项进行决定。而上述两种模式也并非完全相同,如MIDATA的账户所有者身份与会员身份相分离,这意味着拥有MIDATA账户并不需要支付费用;而HDC则是会员身份与用户身份一体化,要拥有HDC账户以存储健康数据,必须事先支付会员费。

数据信托

在当下,许多国家和地区正在对数据信托的试点与推广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在DGA中,其所提出的“数据中介”(personal data-sharing intermediary)概念与数据信托十分类似,该机构被要求具有独立性、中立性,且需要对个人承担信托责任;但其所受到的监管和限制较一般的数据信托要更为严格,包括严格限制对数据进行二次处理以及派生数据的分享。此外,发展数据信托也被纳入加拿大的《数据宪章》(Canada’s Digital Charter in Action)当中。但与政策层面的如火如荼相比较,数据信托的实践亟待加强。虽然当前已经存在一些向提供数据的个人进行利润分配的数据经纪人,如Datacoup,但其并不向用户承担信托责任。

数据空间

数据空间这一概念已经在工业、医疗健康等领域得到实践。以全球数据空间(International Data Spaces,IDS)为例,作为一个以工业数据共享为主要业务的非盈利组织,其致力于构造一个在可信的合作伙伴之间安全、自主地交换数据的体系;截至 2022 年,已经有包括华为、IBM、奥迪等公司在内的超过 120 个成员加入这一数据空间当中,并且其已经制定并出台了一系列的数据规则和标准以供组织成员遵守。

类似的,欧盟也正在积极构建欧洲范围内的健康数据空间。在 2021 年发布的一份评估成员国根据GDPR处理健康数据规则的研究报告中,欧盟委员会认为欧盟需要推动统一的立法,并且在基础设施、数据兼容性等方面采取更为统一的行动,从而构建一个欧洲健康数据的共享空间(European Health Data Space)。

数据空间往往较其他类型的数据经纪人更为开放、包容。以全球数据空间协会(International Data Spaces Association,IDSA)为例,其在发布的白皮书中便明确表示IDSA将致力于融入到当前已经存在的系统和标准当中,并与其他的系统保持兼容,而不是重新构建新的系统;且IDSA也并不局限于工业领域,而是同时兼顾横向的领域扩张和纵向的深入发展。此外,IDSA还以构建数据主权的开放性、全球性标准为其发展原则,任何人都能够自由使用和参与这一标准,从而满足中小企业对低成本、低门槛数据市场的需求。